關掉彈窗廣告,比買春運車票還難_信息

2020-01-23  來源:  作者:資陽新聞中心

導語:彈窗就像打地鼠機里的npc,在電腦屏幕的各個角落瘋狂彈出自己的存在感。只要你還堅持上網,彈窗就永遠都在出現,錘之不盡。

彈窗就像打地鼠機里的npc,在電腦屏幕的各個角落瘋狂彈出自己的存在感。只要你還堅持上網,彈窗就永遠都在出現,錘之不盡。

彈窗還總披著各種花花綠綠的外皮,時而是抽獎大禮包,時而是性感小姐姐邀你聊天,又時而是你剛剛瀏覽過的淘寶商品,時而是5毛特效的網游廣告,搭配洪亮激昂的BGM,保準給你留下后作用力強勁的驚嚇。

更為可恨的,是彈窗強大的生命力。

您再請聽題,一個彈窗上能有多少個關閉按鈕?用中文寫作“關閉”的一個,紅色和綠色的“??”各一個,英文和符號的組合“close??”一個,請問點擊哪個按鈕才能成功消滅彈窗?

答:都不選,你得用鼠標沿著整個彈窗頁面畫畫圈,根據光標的狀態變化找到那枚呈透明色的真正關閉鍵。

恐怕許多人都答不上來這道超綱難題,在上網日常中吃盡了彈窗的苦。

彈窗,是寄生在互聯網中的蟑螂!是你我電腦中的垃圾!是沒皮沒臉的臭流氓!是牛皮癬!是我們正式開始沖浪途中最大的阻礙。

天下人真苦彈窗久矣。

彈窗廣告,人類最后悔的發明之一

歷史長河中,我們審視自我,發現槍支、炸藥、原子彈,均名列“人類真正后悔的n大發明”之榜。但在這場比賽“作惡”的競賽中,廣告彈窗惹人厭惡的能力,并不亞于能瞬間致人死地的武器。

你明明勤于清理電腦,與各種垃圾病毒絕緣,開機速度好不容易打敗了全國99%的用戶,但為關廣告你還得花上兩分鐘。

彈窗擋住我欣賞Windows的藍天。彈窗擋住我欣賞Windows的藍天。

你好不容易換了一臺腎,可謂是親朋好友中搶紅包速度王的種子選手。但在使用這個那個App前,還不是得手足無措地等開屏廣告等上5秒鐘,手機白換了。

你像福爾摩斯一樣,終于從復雜的彈窗頁面中,找到一個像模像樣的“叉”號,結果卻打開了通往另一個彈窗的大門。

迪士尼動畫電影《無敵破壞王》第二部中,原本生活在90年代游戲機內的主人公,剛通上網,便遭到了“擬人”彈窗廣告的騷擾。

《無敵破壞王2》片段

無關中外,彈窗廣告通常都是由八卦新聞、在線交友、紅包抽獎、游戲消遣、減肥、植發等能夠直戳人類內心深沉欲望的內容組成。

比方說你正上網沖浪呢,突然一個“888元大紅包砸中了你”出現在屏幕正中央。它以配色扎眼的動圖,高調地叫囂著,“我在這兒呢!”

你拒絕相信天降好事,并準備一擊消滅這個彈窗廣告??擅壞饒閼揭貧獗?,彈窗又自動消失不見。

這類彈窗來無影去無蹤,一如你每月剛到手就喂了信用卡的工資。

瞧見右上角的x了么?瞧見右上角的x了么?

又比如說你游戲正打到緊要關頭,一個彈窗就將你帶到了渣渣輝的塑料普通話現場,“是兄弟就一起來XXX”,把你嚇了一跳,還讓怪順利逃掉。

手上這支游戲它不香么?想不明白電腦何苦給你推薦另一款游戲。

彈窗的邪惡,就在于它讓用戶對自己的電腦失去了掌控權,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就不得不承接下互聯網強行砸過來的信息。

甚至有些時候,彈窗的目的也不僅僅是“煩”死你,它還想把觸角伸到互聯網的利益深處。

算了,砸了你的Windows吧。算了,砸了你的Windows吧。

像《無敵破壞王》的主人公一樣,如果你不小心跟著非法彈窗來到暗網,會發現這里有的是網友們的真實身份信息、社??ㄕ撕?、千奇百怪的病毒……

或許是上網沖浪實在是太過輕松了吧,人類非得在這過程中給自己再找些麻煩。

互聯網的萬惡之源

“我寫下了這世界上第一串彈窗的代碼,并將廣告鋪了上去。我錯了。我的初衷是好的?!?/p>

2014年一位名叫EthanZuckerman的作者在美國《大西洋月刊》的網站上公開道歉。

EthanZuckerman后來還成為了麻省理工學院民用媒體中心主任。EthanZuckerman后來還成為了麻省理工學院民用媒體中心主任。

在這篇名為《互聯網萬惡之源》的文章中,Zuckerman坦白道:

上世紀90年代,他只是互聯網托管服務網站Tripod.com的一名程序員。當時,網站一位客戶是汽車廠商,為了滿足客戶“不能跟色情內容出現在同一個頁面上”的要求,Zuckerman設計出了這世界上的第一則彈窗廣告。

盡管他的初衷僅僅是想“通過對網絡用戶的個人主頁進行分析,有針對性地發送廣告,同時滿足客戶和用戶的需求”,這看起來還不算太壞的主意,最后都成為了非法軟件、色情傳播、木馬詐騙等行徑的溫床。

隨著互聯網在國內的迅速普及,幾億網民只能每天被動接受彈窗廣告的侵襲。試著將一臺連上Wi-Fi的電腦,靜置一整天,到晚上重新喚醒這臺電腦時,彈窗已經在桌面上落成了千層餅。

看……看不過來看……看不過來

南京有市民因輕信彈窗廣告中“充值30元得50游戲幣”,終被騙錢。2013年的3·15晚會,央視亦曝光了成都一文化傳播公司和寬帶運營商“合作”,將廣告同網站域名綁定在一起,向用戶強制推送彈窗廣告,雙方均從中獲利。

還有用戶發現自己前段時間才往淘寶或搜索欄中輸入的商品和信息,下一秒便馬上出現在右下角的彈窗廣告中。

你可以將其理解成Zuckerman所說,大數據時代,廣告對用戶的精準投放的成功案例。但要知道在這則彈窗彈出之前,你的個人信息極有可能經歷了被電商、門戶網站、瀏覽器、廣告商多次打包出售的復雜交易,這不得不讓人細思恐極。

曾有彈窗廣告商向中國之聲爆料,他們可以做到“通過人群的訪問行為和搜索行為給他貼標簽,或者通過關鍵詞找到特定人群,進行推送”。

“在2到5天內完成推送,僅5000元就能換取100萬次的曝光?!?000元屬于業內的基礎價格,根據客戶提出的需求,彈窗廣告還能提供更高點擊量、轉化量的服務,收取更高的費用。

所謂的彈窗轉化,就是指用戶順利被彈窗拐賣,在下一個頁面完成了信息錄入、關注新的賬號女人B或下載了新的App等行為。

彈窗的產業鏈已成熟。/澎湃彈窗的產業鏈已成熟。/澎湃

另有業內人士坦白:

如果我買上10000IP的彈窗戰略基地,也許連100個關注我的人都沒有,基本上都是直接就關閉了。

如果我把廣告頁做得非常簡單,就是幾個大字,一個喜歡視頻的美女QQ:xxxxxxx,然后我在這個QQ上做上廣告,那么可能加這個QQ的人就有幾千人,關注我的網站的人就有上千人。

又因為所有人在彈窗出現后的第一個反應,都是去關閉彈窗,廣告商也更能利用人們對他們的厭惡,在關閉鍵處添加外鏈,用最為露骨的語言和畫面來誘惑點擊量。

這時候,彈窗廣告已經明顯偏離了它的初衷。它并沒有像自己曾經承諾的,為用戶提供感興趣的內容及鏈接,反倒是一味地生長出更抓人眼球的方式。

用戶能怎么辦呢?無論你是最小化窗口,還是關閉窗口,彈窗的惡已作。

法律法規,也尋不著彈窗廣告的關閉鍵嗎?

網絡廣告存活于灰色地帶許久了。

上面數處的種種彈窗廣告劣質行為,也唯有“無法關閉”這一點,觸及了《廣告法》的第四十四條:

利用互聯網發布、發送廣告,不得影響用戶正常使用網絡。在互聯網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布的廣告,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志,確保一鍵關閉。

但老上網的人都發現了,這條法律對彈窗的監管并沒有那么到位。

彈窗也是人民網的眼中釘。彈窗也是人民網的眼中釘。

由于犯罪成本低,彈窗廣告作起惡,壓根天不怕地不怕。中國之聲的同一篇報道中,網絡廣告相關人員更大言不慚:

你要知道你看網上到處都是廣告,他能告得過來嗎?再說你這個廣告又不是違法廣告,有的灰色廣告、賭博的,都來不及告,你就放一百個心吧。

2010年之后,互聯網界更是出現了“3Q大戰”“傲游優酷大戰”等堪比悖論的事件:一方廣告彈窗影響用戶體驗,另一方借此屏蔽彈窗,擋人財路。

乍看之下,后者正是為民請命的真英雄??扇粢勒瞻字膠謐值姆衫純?,前者才是合法經營,投放廣告,消滅彈窗的后者倒成了惡意攔截廣告,并將其作為自身產品服務的功能賣點,來持續誘導用戶使用的被告方,觸犯了法律。

在模糊不清的法令條規下,網絡多方撕成了老娘舅現場,選擇權看似還落在普通用戶手中,可無論選擇哪方對我們來說都不會是正確選項了。

網上不少消滅彈窗的小妙招。網上不少消滅彈窗的小妙招。

于是,網絡上出現了不少科普屏蔽彈窗的復雜方式。有人找到了什么“本地組策略編輯器”,生生把自己逼成程序猿。有人為自己安裝了電腦管家軟件,成功請進了另一尊難以清除的“電腦惡魔”。

人民網批判《“彈窗廣告”不能想彈就彈》,結論是“平臺責無旁貸”。作者呼吁有關平臺應珍惜聲譽、控制彈窗。對發布違規廣告的網絡經營者,應與其及時終止合作關系。

互聯網觀察網站Stratechery作者BenThompson也指出以廣告為核心的模式,將會使互聯網的環境變得越來越糟糕:

平臺,換種方式表述是一個為演員(如App)準備的舞臺,它要創造一個完全不同的體驗,這個體驗對每一個用戶來說都是特別的。

所以,一個建立在廣告基礎上的平臺是不可能成功的。廣告需要眼球,但成功的平臺需要隱藏在幕后,而要讓前面所說的那些特別體驗站在舞臺中心。

還有人建議我國應參考美國網絡廣告審查和批準制度,提升準則更高、有效期更短的審查制度。

直到去年年底,十三屆全國人大第十五次會議上,“生活安寧權”被正式納入隱私權。此處的“隱私”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、私密活動、私密信息。而“空間”亦包括了網絡虛擬社區內屬于個人的一隅一處。

換iOS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吧?;籭OS也不失為一種辦法吧。

Zuckerman給《大西洋月刊》寫的請罪書,其副標題便是“要擺脫以廣告為基礎的運營模式,創建一個更好的互聯網環境,我們還為時不晚”。

他說:“是時候了,去為我們真正喜愛的服務付費,去支持隱私的重要性,不要再使用那些免費,但用出賣我們來賺錢的產品了?!?/p>

從1分半鐘的廣告,到兩百多元一年的會員專屬廣告,互聯網環境明朗了多少尚不清晰,但我們的代價顯然都已經付出去了。

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
蘇icp備15014293號-1
{ganrao}